skip to main content
MaD Festival 2017 自由市場-This city is living, you know?
MaD Festival 2017 自由市場-This city is living, you know?

 

這一代的人,應該仍然知道「市場」是怎樣的 —— 眼睛要一眼關七,蔬菜三千只取一棵新鮮的;鼻子會嗅到魚腥味;耳朵會聽見檔主叫賣、人們議價的聲音;肩膊總是容易碰撞;地上濕滑,要小心翼翼走。

幾乎遺忘市場給我們的感覺如此立體;時移世易,現在說香港的市場,首先想起的,可能已經是單調的地產市場、股票市場(當然,有人覺得這些市場很刺激)。以前市場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,現在這些市場主宰了多少人的生活。社會普遍覺得香港很自由,因為能選擇買什麼、賣什麼。是的,我們彷彿依然有選擇。商場,可以選擇新城市廣場、海港城、IFC;超級市場,可以選擇百佳與惠康 ── 選擇很多,但其實一模一樣。其實我們的生活,是否仍有另一種可能性?

 

自由是,什麼也可以

理想中的自由市場,其實更像古時的江湖。常常說江湖規矩,其實就是沒有規矩,但同時很有規矩。來自五湖四海的人,也許是年輕的、也許是上了年紀的;也許賣冰糖葫蘆、也許賣藝;交易也許用貨幣、也許以物易物;商戶之間可以是競爭、也可以是友好,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地方,人稱之江湖。今年,MaD以「創意群眾,思潮躍動」為主題,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舉行自由市場,其中來自韓國、中港台、印尼、泰國等地方的檔主,像鄰舍一樣,缺乏物資的時候,會互相補足。他們聯同一眾參加者,斑駁成一個有豐富文化的社區:你可以在「獨獨地」放下一個遺憾,然後帶走一個陌生人的遺憾;又可以在來自印尼的「One Share a Day」完成任務,帶走一把當地的特色紙扇;你也可以在來自韓國的「Weaving Haja」學習如何用織布機織出掛毯和美麗的織物 。

韓國禁止青少年買避孕套,檔主會免費派發避孕套予青少年,又嘗試修訂憲法,令其他檔主大開眼界。

 

共享新時代

在這個過度生產的年代,除了提倡節約,有沒有方法讓我們既能保持生活質素,又能製造減少廢物?共享,似乎是一個新的方向。在不少地方,已經有共享單車、Airbnb等,讓人分享資源。賽馬會低碳創聚創新小組帶來太陽能充電版,公眾當日放下需要充電的設備,由他們代為充電。你也可以到「遴迍廚房」和其他人一起吃一口平和滋味,負責人林女負責煮飯,「習慣 x 自然」的義工就會自動幫忙洗碗,所有事有條不紊地自然發生。

低碳小組除了充電,還教大家製作簡單日晷,透過日照影子得知時間。

品嚐林女炮製的料理之後,參加者主動幫忙洗碗。

 

快樂是免費的

my little airport在《憂傷的採購》說:「訂了一季/又到下季/為何人大了就要成為工作的奴隸」。回頭想想,為什麼要不斷消費?其實是媒體和廣告為我們潛意識製造的習慣。是次主辦單位MaD堅持交易不能涉及金錢,要求檔主和公眾打開如何交易的想像。「樓梯底五金材料」的檔主阿恩表示,不涉及金錢是一個限制,但藝術創作正正是要運用創意突破限制。有公眾認為,如果用錢買來一件物品,那金錢就是物件的價值,很少會再思考貨品之於自己有多少價值。例如,一句安慰值多少錢?這是無法量化的,但可能它改變你的一天、甚至一生。「鷺吃鮮魚」的阿魚說,舉辦活動不是想要什麼回報,只要自己快樂,別人快樂就可以了。平日在市場, 一般是一買一賣,一個消費者和一個生產者的二元關係。金錢以外,交換想法,也許是世上最美麗的一種交易,雙方都同時「施」與「受」。另一位成員阿鷺則在台灣街頭隨意邀請當地人,用視頻與在自由市場的公眾談天,並邀請他們分享各自的煩惱,同時以一個抽離的角度為對方提供意見,希望能為彼此理清思緒,尋回快樂。

參加者透過視頻,和台灣的陌生人交換煩惱。

在城市生活很容易遺忘,快樂可以是免費的。

 

共創,話語權要首先平等

在商場裏,誰佔據人流最多的舖位、什麼品牌可以放在商場賣,往往牽涉很多問題,如品牌的知名度、付出多少租金等。這次市集並無特定的佈置模式或攤檔大小限制,檔主們經過開市大會商討,決定各自擺檔位置。像「Weaving Haja」需要一片大空間進行編織工作坊,鄰檔就二話不說讓出位置。每個攤檔地位平等,檔主和公眾的關係也很平等。當交易去除金錢框架,原來會消弭了消費者和被消費者的對立關係,並創造更多可能性,例如,觀眾可否參與創作的過程?檔主博雲打印了近兩萬條中國式的標語,並把張貼標語的權利交給每一名公眾,讓他們將標語貼在全新的地方,產生新趣味。職人訪談所就透過遊戲,和觀眾一起實驗,設想不同職業的可能性,並反思現時工作的價值。

活動前後分別舉行了開市大會和收市大會,除了讓檔主互相認識,也讓他們商討如何合作。

工作坊需要空間,鄰檔馬上騰出空間,江湖就是如此簡單。

公眾可以發揮自己的創意,將標語貼在全新的地方,公共空間原來就此煉成。

 

「換」位思考

今年,MaD在自由巿集加入全新的「換檔」環節:先按不同攤檔的性質進行配對,然後各攤檔需要在開市大會自行商討合作方式,令檔主可以體驗其他攤檔,甚至是擔當對方攤檔的檔主。有參與市集的公眾Theodora留意到,這環節令檔主嘗試用同理心進入別人的角度,思考另一個檔的意義和價值。來自韓國的檔主體驗「樓梯底五金材料」的傢具製作時,由椅子的體積,了解到香港空間不足的問題。而「樓梯底五金材料」的阿恩和「鷺吃鮮魚」的阿魚,在「Weaving Haja」習得針線編織技巧後,不約而同地聯想到用木棉花絮織棉線。事實上,檔主更加會結合自己的經驗和知識,為「拍檔」創出新的意義。有檔主是來自台灣的行動教育學校(人文無學籍行動高中)的學生,當她換檔到職人訪談所時,發現很多人不滿自己現時工作,繼而她會分享自己接受行動教育的經驗,提出教育不止一條路,工作也不止一條路的想像。

在換檔環節,檔主除了交換了自己的作品,還交換了兩地的生活經驗。

衫言的Nixon在換檔環節,為「中國標語」碰撞出新的遊戲方法。

 

永續風格練習

在這個速食年代,買東西往往著重「這一刻買了什麼」,卻忽略「十年後會是什麼」。衫言的創辦人Nixon表示,衣服之所以會因為時間而貶值,是因為交易過程中牽涉的只有金錢。因此,衫言除了將舊衣放到新主人手上,更會要求舊主人寫下衣服的故事,更加會舉辦活動,嘗試讓新舊主人重新聯繫。因為他們相信,如果公眾領取舊衣服的時候,能認識衣服的舊主人,乃至了解衣服背後的故事,會令人和衣服之間產生更多牽絆。遴迍廚房的主理人林女則表示,自從外婆離開後就再也吃不到外婆的住家菜,現時廚房的知識和方法好像慢慢流失,所以她用自己烹調的食物的食譜,交換別人的食譜,希望令一些珍貴的風味可以承傳下去。

習慣x自然的Ivy希望透過推廣城市耕種,令城市和鄉郊尋回連結,令城市可以長遠發展得更健康。

林女在收市大會向其他檔主展示自己收集到的食譜。

 

流水在山谷下分岔,在合照、擁抱、笑容之後,自由市場結束,大家終須回到各自的生活。時勢很壞,,在政治風波和資本主義的陰霾下,很多人說香港正死去。當然,在現實的社會環境,這樣理想的市集會遇上很多挑戰,如租金壓力等等。也許,這些可貴的精神提醒我們永遠保持一顆清澈柔軟的心,在各自的社區努力,嘗試將這些精神流露於生活日常。相信他日江湖再見的時候,能為絕處帶來希望,make a big difference了。

 

Comments

自由市場@MaD Festival 2017

自由市場是MaD Festival 2017其中一個節目。這是一個沒有管理者,不設劃位,內容由人們協力創造的墟市。我們相信,不論身在何處,即使只有一片空地,創意群眾都可以透過溝通、協作、分享共構理想墟市。...
Learn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