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Mar2012

單一的價值觀覆蓋城市,香港和中環港鐵站之間通道又出現舖天蓋地的巨型廣告,近香港站的是銀行私人理財服務,文案羅列「人生大事」﹣﹣「Pre-school貴過大學」、「通脹令糧食價格急升」、「婚齡隨樓價遞升」……舉一反三地呢喃:生命中事事也和金錢有關。另一邊推銷信用咭,超現實圖像解說:一咭在手,行李、枕頭、填鴨、小籠包、大閘蟹都是錢箱。承接着人生沒錢不行的那個廣告,再一次重申所有東西都是錢,錢就是所有東西。

走進地鐵車箱,又碰上另一「全包」廣告:超市貨架頂天立地,大量生產的貨物密舖平面,活像美國普普藝術家Andy Warhol 1960年代的板畫《金寶湯》。Warhol的作品挪用大量生產的消費品,反映社會物質主導,重覆又重覆的刻板構圖,暗諷價值倒模。這三則廣告大概沒有甚麼諷刺意味,就理直氣壯地印證着這個社會是如何資本主導。

走在街上,除了錢和消費,還可不可以有多元一點的體驗?

被連環轟炸的當日,我參加了德國藝術家Christina Kubisch的「電子行」(Electronic Walks)。在平常視覺主導的世界,這個體驗讓人發現潛藏的音樂。大家戴上經特別處理的耳筒,經過有電的地方,就會聽到電磁轉化出來的聲音,電線、螢光幕、防盜系統……聲音各異,最有趣的是電梯,靠近按鈕,會聽到電力隨着電梯上上落落、開開合合的變化,整組電流系統,聽起來就像一首電子交響樂。

「電子行」令人想到在怱怱忙忙的日常生活中,多少細節被忽略,我們的感觀和認知,其實還可以大大開發。除了大開耳界,「電子行」還體現了在感知方面的自決:站得近一點、遠一點,換個不同角度,與電磁場距離改變,聲音都有所不同,走走動動,聽音樂的人其實在創造自己的樂曲。聽並非被動,互動過程帶出了個人意識應有的獨立自主。

帶來「電子行」的同時,藝術家亦在城市大學卲逸夫創意媒體中心展出了《電子雲》(Electronic Cloud) ,一大束電線綑成雲狀,掛在半空。以「電子行」的方式圍着裝置,會聽到在不同城市收錄的聲音,窗邊一角,還有流水聲和鋼琴。觀眾遊走於雲端各處,各有各切入點,非常豐富多元。

分享會中播放了在柏林進行的「電子行」片段,片中人戴着古怪耳筒,在鬧市中自得其樂,旁人沒一個側目。哪天,香港的普羅大眾也可以在彌敦道走他們自己的「自由行」呢?當社會大環境被主流價值壟斷時,藝術可以是抗衡力量,讓我們想像不同的可能。

註:《Electronic Cloud》由即日至3月26日在城市大學卲逸夫創意媒體中心展出。

文、攝影:張慧婷

Leave a Reply

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