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Apr2012

福島核電事故從新聞消失之後,對絕大多數香港人來說,海嘯和核危機已成過去。上星期看了在電影節上映的《核能國族》(http://nuclearnation.jp/en),紀錄311後未完的災難。紀錄片拍得平實,片長145分鐘,我看了好幾次時間,每次都想,那些還未能回家的災民,日復一日的等候不知有多漫長。

《核能國族》紀錄福島核電廠附近的居民,在核災難後避難到另一個城市,千多人住進一所學校。拍攝隊伍追訪過去數個月的重要時刻,專訪了幾個家庭,捕捉着零碎的生活片段,記述災民流離失所的實況,提出了含蓄但尖銳的疑問。

其中一個受訪家庭,是一對失去了妻子/媽媽的父子。他們的故事這樣開始:成年的兒子拿着iPad,“本來是給媽媽的……現在主要用來玩遊戲。”接着螢幕顯示出一個中年婦人的照片,兒子眼睛通紅,爸爸說:“沒有人跟我說話了。”海嘯發生時,父子倆都不在家,媽媽和房子同時被沖走,兒子堅信,如果那天他們可以在附近搜尋,媽媽可能還有希望,可是因為核輻射,他們當晚就要撤離。

暫住在學校的災民,來自一個叫双葉町的小鎮。這個偏遠的地方,是日本最後起的城鎮。1960年代國家提議在彼鄰興建核電廠,當地人找到工作,又得到國家政府資助,小鎮開始發展,大家從騎摩托車變成了開汽車,舊房子變成了現代化的洋房,“核錢”甚至為小鎮帶來了第一所圖書館、市會堂,市政府修橋起路,立了一個牌坊,標誌着核之鄉的興盛繁榮。

可是,當地人想不到,核反應堆原來會老化失效,隨着“核錢”減少,市政府無法支持基建的龐大開支,瀕臨破產;他們更加猜不到,核電廠會成為他們有家歸不得的原因。片中交代去年年尾,國家有意收購双葉町,用作處理核廢料之用。那時,擱在學校的双葉町居民,還有好幾百人。

居民們有天到了東京示威,他們的訴求很簡單,就是政府不要忘記他們,他們要回家。示威隊伍中有双葉町市長,這位滿頭白髮的老伯,也是片中專訪人物之一。他的故事披露了双葉町與政府和電力公司的瓜葛。有一次,他代表双葉町出席全國核能會議,位高權重的經濟局長重申核電是國家的能源發展策略,從中獲益的與會者亦說大家要齊心協力同謀計策;坐在最前排的市長一直默言不語,直至最後,才舉手發表直接了當的一席話:双葉町被騙,走錯了路,大家請認真想想,甚麼是該走的方向。

看完電影,一直想:可以做甚麼?核是一個大問題,但不過是問題的一部份,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的能源需求。從電影院乘車回家,夜深的街,其實真不用那麼亮。如果大家都想起双葉町,會否把多餘的燈熄掉?從來都覺得,能源短缺、氣候變化是文化問題——我們要過怎樣的生活?選擇又基於甚麼世界觀?

《核能國族》有一個很有意味的段落:双葉町的居民得到准許,每戶兩個成年人,可經特別安排回家兩小時,拍攝隊伍同行,期間遇上一個人,在餵牛。核電廠附近變成禁區時,當地糧食供應緊絀,政府建議牧場殺死受輻射污染牛隻。大部份牧場都放棄了牲口,那位先生卻一直堅持,拒絕讓動物就此沒尊嚴地死掉,於是他繼續買糧草,餵飼一大群不可能出售的牛。養牛的地方,寫着“希望の牧場”。

註:上圖為朋友Frances在311前於福島拍攝的照片,叫《一個都不能少》。今年,Frances與一班熱心的朋友發起了數個慈善相展,與公眾分享從前福島的自然風貌,請大家反思人類與環境的關係,同時為福島核電工作者籌款。詳情見http://www.fof311.com

文:張慧婷

Leave a Reply

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